【環視聽】孫浩:蛟龍突擊隊沒有浪漫,但有熱血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2018-02-14 02:16:03東方頭條

'【環視聽】孫浩:蛟龍突擊隊沒有浪漫,但有熱血【環視聽】孫浩:蛟龍突擊隊沒有浪漫,但有熱血

蛟龍突擊隊部隊長孫浩(右一)帶隊訓練。

軍事影片《紅海行動》將於2月16日在全國上映,影片呈現了海軍陸戰隊“蛟龍突擊隊”海陸空作戰的英姿。我們帶您實地探訪現實版“蛟龍”,揭開這支特種部隊的神秘面紗。

作為海軍的一支部隊,蛟龍突擊隊與其他軍種的部隊有一個顯著區別:由於海軍的開放性,蛟龍突擊隊經常走出國門,執行任務的機會更多。

黝黑的面孔,結實的身材——如果忽略領章上的軍銜,單從外表看,很難把蛟龍突擊隊部隊長孫浩和他帶的兵區分開來。他說,這是常年在南海烈日下高強度訓練的標配。

孫浩出身教師傢庭,但從小就愛好軍事,《艦船知識》《航空知識》《兵器知識》是他小時候常捧在手裡的課外書。“1990年,我代表江蘇省參加了全國青少年艦船知識比賽。1996年,我又參加了航天知識競賽,拿了二等獎,獎金5000多元,這在當時是很大一筆錢。”孫浩說,“另外,我老傢那邊參加過對越邊境自衛還擊戰的人很多。我有一個初中同學早早就入伍了,新兵連一結束他就上了雲南前線,班裡7個人最後犧牲了4個。還有一個同學的哥哥,上世紀80年代也犧牲在老山前線。身邊的人和事,對我觸動很大,我很愛聽英雄的故事。”去年,孫浩見到了在1988年南海赤瓜礁海戰中負傷立功的楊志亮將軍。面對少時的偶像,孫浩說:“首長,您不認識我,但我早就認識您,知道您戰鬥的故事。”

懷著對軍營的向往,孫浩中學畢業後就入伍了,後來考上軍校,分配在北京工作。蛟龍突擊隊組建之初,孫浩主動請纓,從北京來到這裡。

“環視聽”記者到訪時正趕上每年的退伍季,一個多小時的采訪被電話數次打斷。“對於很多人來說,兩年意味著軍旅生涯的結束,但對蛟龍突擊隊而言,這才剛剛開始。”孫浩說,“我們每年從全國征兵,隻不過在兩年裡這些人都是新兵。隻有經過兩年歷練,各方面合格而且自己願意留下來的人,才算真正開始了在蛟龍的生涯。”除了在新兵中培養,蛟龍突擊隊還會從其他部隊挑選願意加入的老兵,經過訓練、考核後,合格的也能成為蛟龍突擊隊的一員。“不論是從新兵開始培養,還是從其他部隊選拔成熟的兵源,我們的淘汰率都在50%以上。如果說軍隊是一把尖刀,我們就應該是刀尖。”孫浩形象地比喻道。

磨出刀尖不易,用孫浩的話說,這裡的訓練是“很折磨人的”。訓練量大自不必說,除了常規訓練,蛟龍突擊隊的訓練表上高危科目有很多:跳傘、攀巖、爆破、戰鬥潛水……孫浩說:“好多人覺得美國海豹突擊隊如何如何,但我們的訓練標準一點不比他們低,甚至比他們還高。打個比方,我們遊上1萬米是常事。”有一次演習,一名戰士落水,結果這名戰士硬是遊到了實戰模擬中的“公海”海域,最後從“公海”折回岸邊。

蛟龍突擊隊所承擔的任務也不同於常規部隊。“常規部隊,包括海軍陸戰隊,是以大兵團的方式正面突擊,在火力掩護下與敵人作戰。我們是采用小規模部隊,躲過敵人的偵察監視,隱蔽地滲透到敵人後方執行任務,任務結束後不留下任何痕跡地撤回。這是我們和常規部隊的一大區別。”孫浩說。

這些年來受影視作品的影響,公眾對蛟龍突擊隊的印象充滿了英雄主義色彩。對此,孫浩認為:“我們講究內斂,即便你像英雄一樣立下赫赫戰功,也必須執行完任務後,戴上墨鏡默默地離開。如果你太高調,你的身份可能就暴露了,還怎麼執行任務。而且蛟龍突擊隊的成員還要知道,自己的成績是整個團隊支持的結果。所以平時訓練裡,我很註重培養團隊意識,《士兵突擊》裡的許三多隻能存在於熒屏上。”

如今,隨著大陸國傢利益和海軍戰略的向外延伸,蛟龍突擊隊走出去的機會越來越多。“亞丁灣護航編隊、和平方舟號上都有我們的身影,在海外執行其他任務的人也還有。我梳理了一下,除了南極,我們的足跡基本遍佈全世界。雖然我們還不能像海豹突擊隊那樣全球部署,但我們往外走的步伐很快。這是我們與陸軍、空軍同類型部隊的一大不同。”孫浩說。

在蛟龍突擊隊采訪的幾天裡,“興趣”“喜歡”是環視聽記者最常聽到的兩個詞。“有人把我們這裡想象得很浪漫,其實不是。你們也看到了,我們的訓練是嚴格、甚至嚴酷的,生活也比較單調。能留下的人都有一腔熱血,願意把青春獻給祖國、獻給部隊。我們常說,來蛟龍就是心甘情願地‘自討苦吃’。”孫浩說道。(人民日報中央廚房·環視聽工作室 李靜濤 呂鴻 陳昊)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