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

澎湃新聞(上海)2018-01-06 23:43:27東方頭條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2日,太原市南下溫村,村裡從今年10月份就通了天然氣,黃色的燃氣管道貼著墻垣通進村戶。 本文圖片均為 陳興王 攝

2017年12月18日,山西太原市西山腳下的風聲河村,一條運煤鐵路從村中穿過。

背靠西山煤礦區,數十年來,這一帶的村民靠撿散落在路邊的煤塊和購買煤礦廠的低價煤,就能以低成本的付出而湊足冬季供暖燃煤量。

這個冬天,村裡鐵路東邊村戶實施了“煤改氣”,西邊改了電取暖,看不到遊村轉街拿著喇叭叫賣的賣煤車和堆在院中的散煤堆,傢傢戶戶原來燒煤的爐子基本都拆了。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2日,太原市一處熱電廠,煙囪映著藍天冒著白色的蒸汽。

在山西省,目前已有太原、陽泉、長治、晉城、臨汾等8個地級市劃定了禁煤區,其餘3個地市也按高污染燃料禁燃區要求基本實現清潔能源和潔凈煤替代;山西全省109.5萬戶實施了“煤改氣(電)”,沿襲上千年的燒煤取暖傳統正在成為過去。

2017年是《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下稱“大氣十條”)第一階段收官之年,散煤燃燒作為主要的大氣污染源之一,成為北方供暖季首要被治理的對象。

近年來煤炭年產量近10億噸的山西,也在不停地退出煤炭產能和減量化生產。2016年退出產能2325萬噸,壓減煤炭產量1.43億噸後,2017年按計劃應退出煤炭產能2000萬噸左右。

新中國成立以來累計產煤140多億噸、提供全國1/4的煤炭的“煤海”山西,如今也要慢慢擺脫對煤的絕對依賴,改用更為環保的氣和電。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3日,臨汾市在“煤改氣(電)過程中拆除的鍋爐被統一堆放在城郊一處場地中。

用上天然氣的村莊

2017年12月12日上午,在太原市向陽鎮南下溫村,嶄新的黃色天然氣管道從村中一排排民居院墻上架設而過,村民們傢裡都裝上了燃氣壁掛爐,路邊堆放的煤堆、柴堆都不見了,屋頂的煙囪也都拔了。

“現在取暖、做飯都是用天然氣。”村民郝彩榮一傢在10月份就用上了天然氣,傢中有80歲老人,暖氣開的早一些。

郝彩榮告訴澎湃新聞,去年燒清潔煤的時候,一個冬季取暖要花7000多元;現在用天然氣,安裝壁掛爐政府補貼後村民自己隻掏了1900元,用天然氣還有補貼,算下來比燒煤還便宜一些,傢裡也幹凈、省事,不用半夜起來添煤燒火。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5日,臨汾市城郊康莊村集中供暖還未接通,村民繼續使用燃煤鍋爐燒清潔焦取暖。

郝彩榮說,以前村裡傢傢戶戶燒煙煤,房頂的煙囪一到晚上就冒黑煙,“不敢開門,煤煙味嗆人”。

12月15日中午,在臨汾市堯都區南羊村,64歲村民楊金元趁著小孫子放學在傢,打開了廚房的燃氣壁掛爐,將溫度調到55攝氏度。過了片刻,他用手摸了摸暖氣片,“熱起來快,比燒煤方便、幹凈,就是不敢長時間開,氣表跑的快的很”。

此時,壁掛爐邊的燃氣表上顯示用氣量為124.689立方米,剩餘金額406.95元。當日早上6點開壁掛爐取暖前,楊金元特意在紙上抄下燃氣表上顯示的剩餘金額,427元。“開了還不到4個小時,20塊錢就沒了,一天得差不多60元”。

燃氣壁掛爐是一個月前全村統一“煤改氣”時裝上的,拆掉的燃煤鍋爐至今還放在院子裡。政府補貼後,村民們隻花了3300元就接上了天然氣用上了壁掛爐。其中還包含700元購氣費,天然氣每立方2.35元,楊金元買了300立方氣。

“說是燒氣有補貼,還沒發下來。”顧及費用太大,楊金元每天隻開9個小時壁掛爐取暖。早上6點到8點,小孫子起床上學開兩個小時供暖;中午12點到下午2點,小孫子放午休回傢開兩個小時;再就是下午孩子放學從下午5點開到晚上10點睡覺前。

此前,澎湃新聞從山西省太原、長治等地環保部門證實,“煤改氣(電)”後,政府按照“村民自付費用基本和過去用煤持平”的原則,根據每戶村民居住面積測算用氣(電)量,發放采暖季補貼,整個采暖期補貼不超過2400元。補貼政策暫定三年,山西不同地市補貼標準略有差異。

長治市環保局局長趙晚花此前告訴澎湃新聞,長治市的“煤改氣(電)”補貼會在采暖季結束後,置換成氣、電量,直接充值到居民氣卡、電卡中。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5日,臨汾市城郊康莊村集中供暖還未接通,一村民傢中沒有清潔焦,在爐中添了些柴火取暖。

清潔煤置換散煤到全面禁煤

山西多地禁煤區經歷了以清潔煤置換村民傢中的散煤,再到回收散煤實現全面禁煤的過程。

2017年1月,臨汾市因二氧化硫濃度持續攀高,濃度在1月4日一度達1303微克/立方米,引發全國聚焦。

經環保部與山西省政府聯合派出專傢組調查後發現,臨汾二氧化硫居高不下,存在五大原因,其中散煤污染居首。據統計,2016年,臨汾全市煤炭消耗量高達3660萬噸。

該事件之後,據央廣網報道,臨汾市通過用市場價900元一噸的潔凈焦來置換群眾手中現存的275元一噸的劣質散煤,將群眾傢中高污染的散煤進行了置換回收,以減少對環境污染。中間差價則由市縣兩級政府進行補助。

2017年10月1日以後,山西省8個地市相繼劃定了禁煤區,在禁煤區實行“散煤清零”,進行“煤改氣(電)”清潔取暖,拆除了燃煤鍋爐,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銷售、運輸、燃用煤炭。

存留在群眾手中散煤怎麼辦?在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之一的長治市,已實施“煤改氣(電)”的村莊,當地采取回購的方式將居民手中存放的劣質散煤清理回收。

在臨汾康莊村一位村民傢中,鍋爐房裡還堆著去年置換剩下的200多斤焦,“12月6日天冷得厲害,才開始燒鍋爐,剩的這點還是去年政府收走了煙煤給換的清潔焦,等供熱管道一通,就把傢裡燃煤鍋爐拆了”。

2017年12月15日下午,在臨汾市東郊康莊村,集中供暖的熱力管道已經鋪設至每戶村民的傢門口,就等著裝表、焊接入戶。施工人員還在加緊施工中,預計在次日康莊村村民就能享受到集中供暖的暖氣。

按照以往,臨汾市集中供暖通常從11月15日開始供熱,次年3月15日停止。由於工程未完工,康莊村集中供熱比其他正常地區晚了一個月。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5日,臨汾市城區一處老舊小區,小區原來供熱燃煤鍋爐放置的地方已經拆除改建為電力空氣能供暖設施。

康莊村村民們表示,禁煤之後,集中供暖的熱水管道鋪設10月份開始,12月14日陸續完工。雖然沒有拆除原來的燃煤鍋爐,但禁煤區禁止售煤,有的村民就靠去年從政府置換剩下的一點潔凈焦維持取暖。

康莊村碰到的問題不是個例。

進入供暖季後,部分地區由於煤改氣(電)工程未按時完工或者缺氣,導致未能穩定供暖,一度引發輿論關註。

2017年12月4日,環保部向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下發《關於請做好散煤綜合治理確保群眾溫暖過冬工作的函》特急文件,提出堅持以保障群眾溫暖過冬為第一原則,“進入供暖季,凡屬(煤改氣、煤改電工程)沒有完工的項目或地方,繼續沿用過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

隨後,國傢多個部委也下發緊急通知,要求落實氣源、保障供暖,尚未落實氣源工程未完工的區域,不得禁止燒煤取暖;此外,相關部委還對地方的供暖情況進行了調研、檢查和督導。

2017年12月中旬,臨汾市環保局副局長張文清也告訴澎湃新聞,當年臨汾市“一城三區”15.2萬戶的清潔取暖改造基本完成,一些“煤改氣(電)”清潔取暖改造尚未完成的,仍可沿用之前的供暖方式,燃燒含硫量低的清潔煤取暖。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7日,長治市關社村,天然氣施工人員還在加緊施工。

最嚴限產停產令

在此輪山西減煤過程中,針對焦化、熱電、鋼鐵等涉煤企的限產、停產,對縮減煤炭使用量的貢獻巨大。

2017年11月9日,據山西晚報報道,山西省企業聯合會、山西省企業傢協會共同發佈了2017山西企業100強名單,其中超三成是涉煤企業,前三強均為煤企。

12月14日,臨汾市一位鋼鐵行業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今年山西在限產甚至關停一些排放未達標的焦化、熱力、熱電、鋼鐵企業力度是空前的。

比如臨汾市今年在應對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中,對限產、停產所對應的預警級別進行了升級加碼。前述負責人介紹,“原來是重污染天氣紅色預警全面停產,橙色預警限產50%,現在升級後,橙色預警就得全面停產,平時企業基本都是限產狀態”。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12月17日,長治市關社村一村民傢中,“煤改氣”政府補貼的壁掛爐已經裝進了廚房。

臨汾市環保局副局長張文清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2017年年初的二氧化硫濃度“爆表”事件後,山西臨汾市為焦化、鋼鐵企業量身定制了一款更為嚴格的“特別排放限值”:二氧化硫執行排放濃度30mg/m3,氨氮化物執行150mg/m3。這個值遠低於二氧化硫50mg/m3、氨氮化物500mg/m3的國傢排放標準。

張文清表示,2017年的後10個月,臨汾對428傢工業企業進行了深度治理,目前已完成259傢,對未完成的169傢采取了停產治理措施。其中,19傢焦化企業和13傢鋼鐵企業完成深度治理,並執行特別排放限值;未完成的3傢焦化企業和一傢鋼鐵企業已於2017年10月31日實施停產治理。

作為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之一的長治市,也同樣面對著環境保護的嚴峻形勢和空前壓力。

2017年11月15日,長治市對存在環境問題的華誠焦化(60萬噸/年)、興旺焦化(208萬噸/年)實施關停,對長晉苑焦化(130萬噸/年)實施停產,每年就可壓減燃煤使用量870萬噸。

太原市在2017年4月2日對國電太原第一熱電廠(4×30萬千瓦)燃煤機組實施停產,加上一系列散煤治理措施,預計2017年太原市可減少燃煤400萬噸左右。

太原市環保局區域污染防治處處長宋力向澎湃新聞介紹,太原市是全國少有的將全市區納入禁煤區的一個市,2017年“煤改氣”10萬戶、“煤改電”1.7萬戶,其中有3萬戶不在禁煤區內。

此外,山西臨汾、長治、運城三市從2017年10月開始至2018年3月,實行長期車輛限行。山西一位環保部門官員向澎湃新聞表示,在地級市實行長期限行,在全國都是極為少見的。

山西減煤:8市劃定禁煤區 逾百萬戶煤改氣和電臨汾市某村道路旁的禁煤宣傳橫幅。

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山西全省退出煤炭產能2325萬噸,淘汰鋼鐵產能82萬噸,率先實施煤炭減量化生產,全年壓減煤炭產量1.43億噸,占全國煤炭減量的40%左右,居全國第一位。

2017年山西省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山西省今年繼續堅定煤炭去產能,擬關閉退出煤炭產能2000萬噸左右。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