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徒手制服持刀歹徒受傷 為訓練服受損惋惜

解放軍報(北京)2018-01-06 19:58:07東方頭條

“每一名老兵都會義無反顧”

凌國富,1976年4月出生,1996年12月入伍,1998年10月入黨,2004年12月退伍,軍齡8年。

前些日子徒手接墜樓女犧牲的保安李國武,是退伍老兵。今天我們要走近的這名徒手制服持刀歹徒受傷的保安凌國富,也是退伍老兵。有人說得好:“對軍人來說,善良和勇敢並不是來自選擇,而是本能。”或許平日裡,他們看起來很平凡,但老兵的本色,卻讓他們在危險面前,呈現出耀眼的高光時刻。

身穿藍白相間條紋的病號服,手上裹著厚厚的繃帶,前額的頭發剃掉一塊,清晰可見近10厘米長縫針的傷口……2017年12月5日,在廣東省珠海市第二人民醫院的普通病房內見到凌國富時,若不是醫護人員介紹,筆者很難將眼前這個面容有些憔悴的中年男人與“英雄”二字聯系起來。

“我是保安,就該把他抓了。”

2017年11月30日凌晨5時許,尖銳的警報聲劃破珠海市寧靜的夜空。剛剛與死神擦肩而過的藥店保安、退伍老兵凌國富躺在救護車中,身上那件從部隊帶回來的體能訓練服多處被撕破,胸前的八一軍徽被鮮血浸紅……

1個小時前,珠海市某藥店內,剛值完夜班的凌國富正在更衣室換衣服。“救命啊!有人搶劫!”突然,店裡傳來呼救聲。凌國富沖出更衣室,隻見藥店收銀員神情驚恐地望著他,手指著大門的方向。

凌國富奪門而出,遠遠看到一個背著黑包的身影,便徑直追過去。眼看那人就要鉆進小車逃離,凌國富一個箭步沖上前,一腳踹在小車車門上,歹徒被門夾著,動彈不得。

“放開我,不然我砍死你!”

“來啊!”

話音未落,身材健壯的歹徒用力將車門向外一頂,從包裡抽出一把鋒利的菜刀,朝著凌國富的頭部就砍過去。凌國富沒來得及反應,又一刀接著砍過來,他腳底一滑,整個人重重摔在地上,額頭上兩道傷口不住地往外冒血。

眼看著窮兇極惡的對方又朝自己撲來,凌國富右手一擋,抓住他持刀的手腕,經過幾輪激烈的搏鬥,一步步將對方逼到墻角,看準時機上前抱住他的頭,一個側摔將他扳倒在地,並用身體死死壓住。聞訊趕來的幾名群眾一齊上前協助凌國富將歹徒控制住,並打電話報警。

其間,凌國富的頭部和手臂共被砍了5刀。因失血過多,經過一整夜的搶救,他才脫離生命危險。

凌國富蘇醒後,有當地媒體記者采訪他。當被問及生死關頭是否感到害怕時,他搖搖頭:“哪有時間想這些?我是保安,就該把他抓了!”

“好可惜,這是我唯一一件帶著部隊回憶的衣服了……”

退伍13年,凌國富一直從事安保領域的工作,因表現突出多次受到公司表彰,還擔任過保安隊長。盡管離開軍營多年,凌國富身上仍保留著許多在部隊養成的習慣。閑暇時,他喜歡撐在凳子上做幾組俯臥撐,抓著門框拉拉引體向上,或者領著兒子操練軍體拳。“當了8年兵,帶了7批新兵,每年都負責擒拿格鬥、軍體拳這些課目的教學。”凌國富說,如果不是打下紮實的軍事基礎,恐怕自己這次也兇多吉少。

軍旅的經歷不僅強健了凌國富的體魄,也鍛造了他堅毅果敢的品格。

“富哥總能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在同事眼中,凌國富說話辦事雷厲風行,透著“軍人特有的氣質”。作為事件當事人,藥店收銀員孔丹花至今心有餘悸:“歹徒拿刀指著我的時候,我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孔丹花回憶,凌國富沖出藥店的那一刻,自己曾試圖阻止他,但或許是被他的一往無前感染,她戰勝了內心的恐懼,並四處尋求救援。

“我所做的隻是出於軍人的一種本能。危急關頭,每一名退伍老兵都會義無反顧。”說到當時的舉動,凌國富的話不多,卻很有力。

“他這麼做,我們並不感到意外。”凌國富當兵時的排長張文軍回憶,凌國富在部隊時就是一副熱心腸。因為父親是中醫,凌國富也熟知一些中醫常識。他隔三差五會摘些小葉榕樹的樹葉,研碎後泡成藥酒,給戰友們治療跌打損傷。日常生活中,無論誰有個小傷小病,都喜歡向“凌大夫”尋醫問藥。據凌國富的一位李姓鄰居說,凌國富的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現在,如果街坊鄰裡誰扭傷摔傷,他都熱心幫忙醫治。

采訪過程中,凌國富一直表現得很豁達,卻始終對一件事耿耿於懷。他說,那件被撕破的體能訓練服,是退伍時連隊送給老兵的紀念品,10多年過去了,鮮艷的迷彩早洗褪了色,但他每次值班都喜歡把它穿在身上。在激烈的搏鬥中,這件體能訓練服多處被撕破、被鮮血染紅。“好可惜,這是我唯一一件帶著部隊回憶的衣服了……”

“如果不當兵,我也不是今天的我了!”

2017年11月30日住院後,凌國富一直瞞著兒子,直到一周後,才在電話裡把受傷的消息告訴他。

“澤澤問我什麼時候回傢,我告訴他爸爸的病已經好了,隻是醫生還不肯讓爸爸出院。”凌國富笑著說,自己受傷不算啥,哄兒子倒挺傷腦筋的。

凌國富的兒子今年10歲,上小學五年級。兒子的出生,還埋藏著一段曲折往事……

2004年,凌國富中士服役期滿,因能力素質過硬,連隊希望他繼續留隊,他本人也躊躇滿志。但是,他除了患有訓練傷——嚴重的半月板損傷外,還在一次體檢中查出一種慢性疾病。考慮到連隊常年駐紮在距離大陸幾十海裡的海島上,不便及時接受治療可能會影響他的健康甚至未來的生活,未婚妻與他商量,希望他退伍回傢進行系統醫治。

凌國富陷入兩難,留,怕身體出狀況;走,又舍不得軍營。但是,他已經28歲,實在該好好考慮終身大事了。

最終,凌國富帶著深深的不舍,選擇了離開。

談到離隊經歷時,凌國富語氣平淡:“肯定舍不得!但是,既然回傢了,就像個男人一樣挺起胸膛。”

退伍後,凌國富與未婚妻結婚並留在珠海市。他和老婆安頓下來後,開始接受治療。3年後,這個小傢庭迎來了兒子的誕生。

這些年,凌國富一傢三口就住在一間一室一廳的出租房內,過著簡樸卻其樂融融的生活。白天,凌國富負責接送兒子上下學,並利用休息時間到老婆上班的工廠打零工補貼傢用,晚上則到藥店值班。

“澤澤很懂事,也很健康。”說到兒子,凌國富笑得很滿足。

“如果不當兵,可能就沒這麼多坎坷了吧?”筆者問道。

“如果不當兵,我也不是今天的我了!”凌國富的目光裡閃出軍人特有的堅定。

凌國富赤手空拳制服歹徒的事跡經當地媒體報道後,受到珠海市社會各界的廣泛關註。筆者了解到,目前珠海警方正為他申報見義勇為表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