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小小說)

呼吸這塵世間的空氣2018-01-08 16:43:04東方頭條

  小舅其實不是我舅舅,他是小姨在傢招上門的女婿,叫舅舅是抬舉他,意思是外公外婆把他當兒子待呢,順理成章的,小姨便由小姨變成了舅媽。這在血緣關系上雖說有點假冒偽劣之嫌,但在我們老傢,卻顯得名正言順。

  小舅這人吧,咋說呢,太憨,白天在地裡憨做,夜晚在床上憨做,當然這是舅媽嘴裡的詞,一句話,舅媽並不怎麼待見小舅。舅媽當初和村裡一民辦教師好過,可人傢是下放的知青,斷不可能到農村倒插門。舅媽和小舅結婚時已有三個月身孕,婚後半年多,便生了表妹大丫,小舅雖憨,身旁遞話的人還是有的,舅媽已經做好挨打的準備了,奇怪的是,小舅竟沒動一下舅媽,甚至對大丫,小舅也算得上百裡挑一的好爸爸。沒過二年,隻會憨做的小舅終於做出了自己的莊稼——那就是我的小表弟樹娃。

  樹娃雖小,卻蠻不講理,有點像舅媽,大丫雖大,卻逆來順受,倒像舅舅,外公外婆常嘆息,不知是為小舅,還是為大丫。日子就這麼雞飛狗跳地過,面對隻會憨做的小舅,舅媽愈發地不像話,奔四十的人了居然要進城去打工。外公外婆明白閨女的心思,她是想尋那知青重溫舊夢呢,外公外婆自然極力阻撓,為啥,這傢還指望小舅撐著呢,再者,小舅也實在比舅媽把倆老當親爹親媽。

  舅媽到底跑了,跑了沒多久,舅媽回來了,穿一身珠光寶氣,坐一輛桑塔納。那知青據說闊得大發,且老婆剛死不久,知道自己還有閨女落在農村,知青二話不說,打發舅媽回來接大丫進城,補償欠下的孽債。舅媽到底是女人,是女人自然丟不下另一塊心頭肉——樹娃,姐弟倆便被舅媽一手一個拽進了城裡的學堂。

  外公外婆滿以為小舅會滿世界找舅媽拼命的,沒料小舅叭嗒幾口煙悶聲說,走了就走了吧,孩子們跟我也實在太委屈了,完了又沖淚流滿面的外公外婆憨憨一笑,爸媽您放心,我照樣給您養老送終不讓您閨女有一絲牽掛。

  到現在,小舅還是我小舅,舅媽則不知成了誰個的舅媽,兩個孩子也怪,樹娃呢,明明是舅舅的種,進了城就再沒回過鄉下。大丫呢,知道自己是知青的根,偏偏逢上節假日就鉆回了鄉下,牽著小舅的手扯七問八。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