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山川文社2018-01-08 16:43:04東方頭條

古人雲“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朱祁鈺至死也不會想到,因為自己的那幾個念頭,放了朱祁鎮一條生路,會讓自己的結局那麼的悲慘,以至於自己死不瞑目,死後,還被自己的哥哥將自己的墓葬移到西郊。

熟悉明史的人都知道土木堡之變,這是發生在明朝中期的一次大事變。此次事變,不但損失了數十萬將士,而且,連皇帝朱祁鎮都成了俘虜,被蒙古瓦剌扣押了一年才放他回去。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而他不在的一年中,朝廷裡的大臣於謙選了朱祁鎮的弟弟朱祁鈺來主持大政,因此,在朱祁鎮回到明朝時已完全失去了實權,成了隻有一個空架子的太上皇。

朱祁鈺害怕哥哥回來後威脅到自己的地位,便對他十分冷漠,並沒有派出大的儀仗隊來迎接他,隻是派去一輛馬車。並且,在朱祁鎮到達京城後很快將他軟禁了起來。軟禁朱祁鎮的宮殿本來就偏遠荒涼,朱祁鈺卻並不善罷甘休,還派人砍掉了周圍的樹木,禁止任何人出入這片區域。

甚至,就連送飯也隻是從一個小洞裡遞進來,以此隔絕哥哥與外界的聯系。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朱祁鈺對待哥哥實在是冷漠,甚至,還有些殘酷,那麼,我們心中不禁產生一個疑問,朱祁鈺這麼不想讓哥哥回來,為何不派刺客殺了他呢?

其實,這件事也好解釋。要想暗殺朱祁鎮,當然不能在他回國後殺,這樣風險太大,那就隻能在他回國的路上下手。可是,蒙古部落瓦剌也做了完全的準備,派了500騎兵護駕,一路上是寸步不離,誰都無法靠近。最終,直到朱祁鎮安置好一切才離開。

確是,如果朱祁鎮在路上被殺,那麼,瓦剌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與明朝的關系也會更加緊張。為了不背黑鍋,瓦剌當然要將保護工作做到最好。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那麼,當朱祁鎮回來之後呢?

這個時候搞暗殺已經晚了,因為他一旦死了,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誰所為。玄武門兵變,李世民用自己哥哥弟弟的血開創了一個盛世,君王功過難抵,世人褒貶不一,朱祁鈺大概也是害怕世人的議論的。

因此,朱祁鈺想出了新的辦法。

這就引出了“金刀案”這一事件。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金刀案的主人公叫阮浪,是在南宮照顧朱祁鎮生活起居和監管他的太監。兩人相處一段時間後,關系很好,朱祁鎮就送給他一把鍍了金的小刀,算是留個紀念。

但是,這一送,便送出了一場大獄。

阮浪有個朋友叫王瑤,一次王瑤過生日,席間看到了阮浪的鍍金小刀,愛不釋手,於是,阮浪就將這把小刀送給了他。

王瑤有個在錦衣衛當差的朋友,這人叫盧忠,盧忠看到這把刀就起了歹念,向景泰皇帝告發了這件事。朱祁鈺抓住機會,將事情搞大,給兩人安了個罪名——太上皇勾結太監意圖謀反。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可是,沒想到阮浪與王瑤十分有氣節,兩人面對嚴刑逼供死不松口,堅持說那把小刀隻是禮物。而盧忠為了全身而退,竟然開始裝瘋賣傻。

原告是個瘋子,說的話也就不可信了。

後來,王瑤被凌遲處死,阮浪因為歲數太大,不久後也死在牢裡。在朱祁鎮復辟後追封了這二人,而盧忠也被凌遲處死,這時他裝瘋賣傻也沒用了。

而且,朱祁鎮在大臣中也十分有威望,大臣們紛紛勸說朱祁鈺不要一意孤行,就連太後也支持朱祁鎮。朱祁鈺沒想到哥哥居然如此有威望,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了。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朱祁鈺也無法再輕視兄長,也不敢再起殺心了。

並且,在金刀事件後,景帝朱祁鈺大為警惕,不僅加強了南內的防守,甚至,連南內的大門也被上了鎖,鎖裡還灌上了鉛,這樣,即便有鑰匙也無法開門。

可以說,英宗日常的飲食衣物都是從一個小窗戶遞送進去的。

加之,朱祁鈺膝下無子——唯一的兒子夭折了。那麼,在自己死後,登上皇位的是朱祁鎮的兒子朱見深。無論如何,天下還是在朱祁鎮的子孫手中。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雖然此時朱祁鈺認為自己還年輕力壯,完全可以多生幾個孩子,好好培養,最後終有一個會是帝王之才,會成為下一個皇帝。但是,事實卻是朱祁鈺真的沒這個命。

那麼,朱祁鎮死不死還有什麼意義嗎?

這些原因加起來,使得朱祁鈺放過了朱祁鎮一命。畢竟還是親生兄弟,關系也沒有破碎到無法挽救的地步。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其實,朱祁鎮剛剛成為皇帝之時,還是對自己唯一的弟弟非常疼惜的。他經常賜個弟弟大量的錢財和土地,有一次甚至一次就給了他三千石米,一萬貫錢幣。甚至,在弟弟選王妃時也是親自把關。這些好朱祁鈺當然也不會忘記,因此,他對待哥哥也不是毫不留情。

並且,朱祁鎮在被軟禁時,還生了六七個孩子,南宮條件如此艱辛,當時的醫療條件又很落後,如果朱祁鈺不加以照顧,這些孩子又怎麼能活下來呢?

等南宮復辟發生之後,朱祁鎮重新坐上了皇帝的寶座,而他當上皇帝的第一件事,就是廢除朱祁鈺的皇帝稱號,毀了他給自己建造的皇陵,還給了他一個謚號——戾。

朱祁鈺奪了哥哥的皇位後,為什麼不殺了自己的哥哥朱祁鎮?

有大臣建議,廢除朱祁鈺的年號——景泰,改成朱祁鎮自己的年號“正統”,朱祁鎮卻猶豫了,他考慮再三,還是不忍心,沒有同意。

可見,他還是愛著自己唯一的弟弟的。直到朱祁鎮的兒子登基後,恢復了景泰皇帝的帝號,這對兄弟的愛恨情仇才算落下帷幕。

參考資料:

『《金刀案》、《土木堡之變》、《南宮之變》、《明史》』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