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挖坑,後面追殺,朱仙鎮大戰之夜,李自成讓左良玉吃了大虧

於左2018-01-08 16:43:04東方頭條

【崇禎十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庚寅日】

在第三次開封圍城戰期間,發生了著名的朱仙鎮會戰,以左良玉為主的官軍慘敗。

首先簡單介紹一下會戰的過程。

官軍方面力量的構成,主要有丁啟睿、楊文嶽兩位督師和左良玉、虎大威、楊德政、方國安等幾位總兵官,匯集在朱仙鎮附近的明軍兵力接近二十萬,對外號稱四十萬,其中左良玉的力量最為強大。李自成、羅汝才方面的人數更多,號稱一百萬。

兩軍在朱仙鎮一帶形成對峙,官軍在東北,李自成在西,占據地勢較高之地,阻斷了上遊之水。

前面挖坑,後面追殺,朱仙鎮大戰之夜,李自成讓左良玉吃了大虧

《豫變紀略》對整個會戰的過程記述詳細。

為了防止開封城中的官兵殺出城來,與朱仙鎮官兵前後夾擊,李自成偽造左良玉的令箭,派人來到開封城下,對著城上高喊:“賊兵馬上就會潰敗,恐怕會逃向開封,城中守兵薄弱,一定要嚴守,不可輕出。”

愚蠢的巡撫高名衡和總兵官陳永福果然相信了,還賞給來人紅緞和銀牌,而且在以後的幾天中,沒有派兵襲擾李自成,配合朱仙鎮的官兵。

不過,從《守汴日志》的記載來看,開封城中的軍民並沒有關緊城門守在城裡,而是前往閻李寨搶運財物。

《豫變紀略》記載,李自成和救援開封的官兵在朱仙鎮大戰六天,死傷慘重,“矢石竭,人人惴恐,營中老幼日數驚奔竄,雖斬之,不能定也。”

也就是說,李自成方面的形勢並不好,幾乎難以繼續支撐,已經開始謀劃撤兵。

問題是官兵方面的形勢更難,缺糧、斷水,左良玉又因為幾十匹戰馬被丁啟睿霸占,非常不滿。

五月二十二日這一天,身為督師的丁啟睿主張積極作戰,一舉解除開封之圍。左良玉認為不可,其他武將也心懷憂懼,請求第二天再決戰。

結果當天夜裡二鼓時分,楊德政的部隊還在向農民軍開炮,左良玉卻率軍向著襄陽方面撤退,各營頓時一片混亂。

《明史》記載,左良玉的部下鼓噪奔突,沖向其他明軍營地,各軍不知狀況,爭相退走,左良玉的部下乘機把各營中留下的騾馬搶走。

前面挖坑,後面追殺,朱仙鎮大戰之夜,李自成讓左良玉吃了大虧

混亂當中,惟一堅立不動的是薑名武的隊伍。薑名武是通州副總兵,擔任保定總督楊文嶽的中軍官。到了凌晨時分,農民軍大隊人馬殺到,薑名武率領部下血戰,殺死幾百人,自己被俘遇害。

李自成此前與左良玉在郾城交過手,摸清了左良玉的底細。這一次他采用新的打法,先放左良玉的大軍過去,然後從後面追殺。同時,預先派出大量人員在左良玉必經之地挖出大溝,寬和深各約五米,長約百裡。

左良玉的軍隊發現李自成追殺得不緊,還在暗中慶幸,跑出八十多裡之後,前面突然出現一道大溝,而李自成又從後面追殺上來,官軍大亂,“下馬渡溝,僵仆溪谷中,趾其顛而過。”

李自成趁亂一通砍殺,官兵自相踐踏。此一戰,左良玉的精銳部隊損失大半,騾馬、器械損失無數,敗往襄陽。此後雖然兵員有所恢復,但質量根本不能和左良玉的舊部相比。

二十二日那個混亂的夜晚,丁啟睿聽說左良玉撤兵,立刻騎馬去追趕,不但沒有追回左良玉,反而給明軍造成更大的混亂,丁啟睿連自己的督師印信、寶劍都跑丟了,相當狼狽。

《明史紀事本末》中的說法是,丁啟睿和楊文嶽一起奔向汝寧,“賊渡河逐之,追奔四百裡。喪馬騾七千,將士數萬,啟睿敕書、印、劍俱失。”

朱仙鎮一戰意義重大,不過,關於大戰的具體時間,各書的記載差別明顯。大體而言,主要有五月和七月兩種說法。

《明史紀事本末》、《石匱書後集》、《明史》中都認為是在七月,尤其是《明史》中各處的記載都指向七月。

比如《明史·莊烈帝本紀》:“秋七月己巳,左良玉、虎大威、楊德政、方國安四鎮兵潰於硃仙鎮。”

《楊文嶽傳》:“七月朔,文嶽、啟睿合良玉、大威及楊德政、方國安四總兵之師,次硃仙鎮。諸軍盡潰,啟睿、文嶽奔汝寧。賊渡河,追奔四百裡,官軍失亡數萬。”

前面挖坑,後面追殺,朱仙鎮大戰之夜,李自成讓左良玉吃了大虧

《丁啟睿傳》:“……開封圍益急。帝數詔切責啟睿。啟睿不得已,乃大集良玉、虎大威、楊德政、方國安之軍,偕保定總督楊文嶽,以七月會於硃仙鎮,與賊壘相望。”

《高名衡傳》:“七月,河上之兵潰。督師丁啟睿、保督楊文嶽合左良玉、虎大威、楊德政、方國安諸軍,次於硃仙鎮。良玉走還襄陽,諸軍皆潰,啟睿、文嶽奔汝寧。”

但《李自成傳》和《左良玉傳》中沒有明確指出大戰的時間。

而《守汴日志》、《豫變紀略》、《汴圍濕襟錄》和《大梁守城記》中,大戰的時間都是在五月,更具體地說,從五月十六日李自成的老營匆匆離開閻李寨,到五月二十五日李自成重新回到閻李寨紮營,兩個日期的間隙應該就是朱仙鎮大戰的時間。

開封三圍(之十七) 於左 撰

推薦閱讀